1.jpg魏坤琳:遠離人群

“其實我們大腦中充斥著 先入為主的觀念,在事情還 沒有發生之前,這些觀念 就幫你做了很多預測”

2.jpg誤解

很多人一想到我,緊跟著想到的就是《最強大腦》,外界采訪我也繞不開這個話題,過去的許多風波也因此而起,這讓我感到很無奈??赡茉趧e人看來,參加節目本身對我來說很特別,甚至很重要,但其實對我一點都不重要。上節目露個臉對一名做科研的老師來說,只是生活很小的一部分。不止《最強大腦》,那些我參加過的所有節目加到一起,都占不到我精力的2%。沒有當過科學家的人,估計很難想象我們有多忙。

像我這種科研工作者,每年至少要開3門左右的課程,同時帶一兩個碩士,五六個博士生,每天大部分時間都在實驗室里。早上8點鐘到實驗室,晚上7點半回家,陪女兒玩會兒,擠時間做些大家能夠在電視與網絡上看到我的工作。這是典型的科研工作者的生活。即使有很多拋頭露臉的機會,我也沒時間啊,更何況追求虛名并不在我個人努力的清單上。

我可能需要再解釋一下退出《最強大腦》這件事。其實沒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復雜。我選擇退出的原因非常簡單,因為2019年的時候,大家對于這個節目的討論重心已經變了,完全脫軌了,它超越了對這個節目內容本身的討論范疇,出現了一些八卦和陰謀論,而我自己則成了輿論漩渦的中心。從我本人的性格來說,我非常討厭成為八卦的中心,而作為一個科研工作者,我也不應該成為八卦的中心。為了停止這一切,我選擇退出。

現在回想,很多事都是有跡可循的。2018年我因病沒有參加那一年的《最強大腦》,2019年回歸的時候才知道節目改版了,拍攝之前節目組跟我說,這季不再需要我來做科學評審了,而他們正在找人擔任隊長,問我是不是可以幫這個忙。當時距離拍攝不到兩周,而節目組缺人,我一向有好奇心和挑戰欲,所以就去了。在我看來,當這個隊長估計跟我帶研究生差不多,我可以用自己的知識幫他們過關斬將,升級打怪,挺好玩的。但我沒想到的是,節目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節目了,過去我做科學評審,“一言九鼎”,而現在當隊長,就需要下到地面和別人競爭了。

當一個節目搞競技的形式,分成幾個隊,每隊都有一個隊長的時候。對某些人來說,就是否晉級、是否獲勝,是和利益和名氣掛鉤了。對此,但我完全無感。有人說我和節目組有“私下的溝通”,這個就是外行說法了。什么叫做“私下的溝通”?我都是“公開溝通”。即使在拍攝現場,我覺得有事情不合理,都會在臺上直接指出來。當然,這個世界沒人在乎真相是怎樣,只在乎立場和各色能解釋自己立場的“理論”,包括陰謀論。當我決定退出后,原先節目背后做技術支持的科學家團隊同進退,一起退出了。

3.jpg

事實上,我對這個節目的態度始終都很平和?,F在我也很難評價它,因為我都沒有再看了。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。當你對一件事情不清楚,就最好不要妄下判斷,而應該把它交到專業的人手里。

有人說像我這種科研工作者,不應該踏入娛樂圈,我覺得這種說法本身就是一種更大的誤解。我進娛樂圈了嗎?完全沒有。參與《最強大腦》的確讓很多人知道了我,大家也了解了腦科學和心理學。在此之前,大家對此還是比較陌生的。有不少人誤以為它是文科,但其實心理學大部分研究是理科,至少是文理兼招,并且跟腦科學結合緊密,我自己就參與了中國的大腦科學項目和載人航天的項目。局外人可能說上節目太不“科學家”了,這其實也是誤解。比如我的很多同行就非常高興,因為能在一個電視節目上看到有人替這個學科發聲。在北大,我們的年度考核里也有一欄是“今年你完成了什么樣的社會義務”,我就會把參加的節目寫在那一欄。所以,在娛樂至死的時代,能在大眾信息圈里面談點科學,談點理性,我竊以為是自己的小小貢獻。

腦補

我剛參加節目的時候,就跟我太太說,我要去拍一個電視節目,咱們家的隱私一定要保護好,別在網上暴露身份。所以即便你現在搜索,也找不到任何關于我家庭的信息。在我當初的預想里,可能會有一點小名氣,可能多一點,后面的事確實有些脫軌。但出乎意料的是,我這樣一個做事謹小慎微、堅守本分,其他事不聽不問不干涉的人,居然會成為八卦的中心。至于八卦本身,包括那些站不住腳的陰謀論,我并不吃驚,也不失望。

因為我太熟悉了,那都是人性的一部分。微軟人工智能實驗室曾經做了一個學習人類語言的AI,試圖讓AI到互聯網上自主學習人類語言。他們把AI的算法setup以后,放到了網上,用真實的人類網絡用語訓練它。

訓練結束后發現,幾個月下來,那個AI學會的是人性最惡的一面,比如各種各樣的歧視、偏見、憤怒的表達,甚至還會說臟話。作為研究心理學腦科學的人,我好奇做AI的那幫工程師難道不知道會得到這樣的結果嗎?對我來說,這是必然結果。因為互聯網上的語言主體不是理性思考的結晶,而更像是人類群體中相對幼稚的吐槽。AI主要借助統計學原理學習,那么如果網上充斥著這樣的東西,它學壞會非???。

這個例子不是為了說明人性很惡,而是想說這都是人性和它表達方式的特征。很多時候研究心理學或腦科學的人,都能夠預知未來是怎么回事。而我非常理解那些陰謀論和制造陰謀論的人。 大部分時候,大眾掌握的知識都比較片面,偏偏人腦又太喜歡“腦補”,從而誕生了“陰謀論”。其實我們大腦中充斥著先入為主的觀念,在事情還沒有發生之前,這些觀念就幫你做了很多預測。我舉一個極端的例子,我們平時用眼睛看到世界后形成的視覺體驗,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腦補的結果。神經科學家已經把初級視覺皮層上的神經聯結給梳理清楚了。我們在意識層面真實看見的東西,有百分之六七十都是“腦補”出來的,是你的預測。只有百分之三四十是最新的視覺信息輸入,即真正鮮活的。

人類看到天上的云彩,就能想象出這是一頭羊、一只狗、一張人臉;同一朵云,每個人都能看出不同的東西,而且他們都認為自己看見的更靠譜。如果你什么都沒看出來,而旁人告訴你,“嘿,這是一頭羊”,你馬上就“看見”了羊。這就是腦補的結果,這是大腦的基本工作模式。同樣的道理,我們說到一個名詞,你知道關于它一連串刻板印象,它也不一定正確,但你會拿這些東西指導你的行為,形成你的感知,甚至影響你的決策。我們腦子里記住了大量信息,然后拿這個信息投射出去,而不是吸收新鮮的信息。雖然很夸張,但我們一直在腦補。

為什么陰謀論特別流行,一個原因就是,當你碰到一個未知事物,而你又具備一定的智商,就會根據一些破碎的信息,結合先入為主的觀念,把它加工成一個你能理解的故事。人類這個奇怪的生物,雖然在歷史上被地理隔絕,但是只要有山川,有河流,有一群人不能夠理解的事物,不同的人群就都能發明出各種各樣的宗教,來解釋自己不能理解的東西。陰謀論其實是同樣的東西。

雖然我能理解這些人性的表達,但這件事確實引起了我的危機感,或者說讓我進行了某些反思。很多人不知道,我是個非常堅韌的人。在網絡輿論最喧囂的時候,我每天晚上依然睡得很好,我太太都奇怪,她說這么大的事我怎么還睡得好。我說,一方面因為我心胸坦蕩,無所謂外界的說法,另一方面,我本身就是一個抗壓能力很強的人——但是一個非?,F實的問題是,很多人并不能承受排山倒海的網暴或現實中的詆毀。

最近有一個孩子在三亞自殺,那個新聞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。他從小受歧視與虐待,都挺過來了,這證明他的堅韌程度是超乎常人的。但即使這樣,當網暴發生,一下就把他擊潰了。我認為這是當下網絡時代,或者說是社交媒體時代最悲哀的事情,不管你有沒有名氣,它都有可能找到你,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網暴受害者。

我能提醒大家的就是,希望你能認識到,這只是人性的一面。

流行

一直以來都有很多人問我,應該如何開發一個人的大腦??赡芤彩鞘芰讼瘛蹲顝姶竽X》這些節目的影響,越來越多的家長關注到了孩子的腦力開發,有的帶孩子去學珠心算和記憶術。我的觀點從沒變過,如果你只是想學著玩玩,那沒問題,但不要太把它當回事兒。

記憶術的本質不過是換了一套編碼系統,跟我們常說的“死記硬背”并沒有太大差別。而我們需要學習知識的重點不是記住,而是理解。要知道,我們高校老師挺不喜歡死記硬背的學生,可能考試挺厲害,但腦子像漿糊一樣。當然,我要客觀地講,如果你把記憶術練得出類拔萃,那也是高智商的體現。如果有人記憶術玩得好,那是因為他智商高,而不是因為他玩了記憶術,智商才高。但對一些記憶力真的比較差的人來說,練練記憶術可能有幫助。當然,我發現大多數人記憶力沒問題:如果你記不住,通常是你沒有用心,記憶的時候沒有專注。 尷尬的是,我每次講這些都在砸人家飯碗。有一次我在網上批評諸如看手紋掌紋測試智商天賦這些偽科學,結果有人跑來北大堵我,因為我擋了人家的財路。另一方面,有太多人想要找我合作不靠譜的腦力開發的市場推廣,曾經有人直接拿著股份來找我,說合作吧,我將來要上市?;蛟S我點一下頭,早就有了巨大財富。但我做不到。作為一個科研工作者,除了持續輸出專業知識,我還要保有知識分子的良心。

現階段除了教書和做科研,我幾乎沒有其他的事。我享受這樣的生活,也樂于活得簡單自在。有人問你怎么可以,年輕人們卻那么迷茫。事實上這非常符合人智力發展的規律。一個人在年輕的時候,大腦在需要快速反應的任務上表現優異,也更愿意嘗試和冒險,這跟大腦年輕時的代謝和工作方式有關。而隨著年齡增長,你會更加現實、沉穩,認識到世界的復雜,認識到任何事情沒有簡單答案(事實上,任何人要給你一個復雜問題的簡單解釋,你就應該警覺了)——我們稱之為反省智力,你會更加理性地思考。當然,你的反應速度也開始變慢了,不那么喜歡去冒險和孤注一擲。文藝點的說法是說長大了就屈服于社會現實了、或者蛻變了,其實是因為到了智力發展的新階段。

而這個過程就是一個人發現自我的過程。我們要努力讓自己的大腦健康生長發育,才能夠長成一個具備反省智力的人,去思考自己到底想要一個什么樣的人生,去定義自己人生的幸福。 近幾年,幾乎每個人都會跟我說,“我的記憶力變差了,不能專注了,變得更焦慮了。”在一個科研工作者看來,這是時代發展的必然結果。當我們高度依賴流媒體和社交媒體時,自然會讓大腦超負荷,具體會表現在你的專注力更差,睡眠更差,記憶力下降,總是覺得有壓力。我可以想象從現在到未來,它會逐步變成很大的公共健康問題,但多數人可能并不知道應該怎么應對這件事。

要我說,每個人都應該管住自己的手機,管住自己獲得信息的來源。你是不是需要那么頻繁地看手機、看朋友圈、發微信?你能不能把那個東西放一邊,能不能稍微地自己思考一下,或者是鍛煉一下身體呢?不為別的,只有這樣才能夠保護你的大腦。很多人以為刷一下抖音,看一下視頻,或者瀏覽一篇網絡文章是在休息,但這其實并不會讓大腦休息,也沒有給大腦留出思考的時間,也就無法形成真正的知識。但是看書可以讓你思考,提升認知水平。在未來,這會成為人與人之間最大的差距。

所以我誠心地建議大家,遠離流行的東西。我覺得這個時代挺悲哀的一件事是,大家什么都知道,而且知道的都是同樣的事情。比如說南美洲可能莫名其妙死了1000只羊駝,第二天早上7點,你身邊的每一個人就都知道了,大家熱熱鬧鬧地討論這件事,可能還會上熱搜。但我覺得挺無聊的。太多事情跟你沒有任何關系,但是為什么你都知道呢?這才是問題的關鍵。如果你發現,大家知道的東西你都知道,每一個熱點你都了解,你都能夠侃侃而談,那你就應該警覺了。

所謂“君子慎獨”,應該也有這個意思。遠離人群,讓自己的信息的攝入變慢一點,再慢一點。不必追求最新信息,不要覺得自己會錯過什么。當你總覺得自己會錯過什么的時候,你就已經在陷阱里了。相信我,你不會錯過什么的。